免费发布信息
信息分类
当前位置:楚雄鹿城信息港 > 热点资讯 > 楚雄新闻 >  楚雄一老人就医不幸溺亡医院池塘,家属、院方、律师各执一词

楚雄一老人就医不幸溺亡医院池塘,家属、院方、律师各执一词

发表时间:2018-03-14 00:12:57  来源:楚雄鹿城信息港  浏览:次   【】【】【

2月20日凌晨,在楚雄某医院住院治疗的老妇人华某溺亡在医院小池塘里。本是到医院就医治病,怎料却不幸身亡。事发后,华某家属与院方就华某的死亡责任承担问题产生了纠纷。华某之死,究竟是谁之责?


案件

患者医院“意外”溺亡


2月18日,61岁的华某在家人的陪同下,到楚雄某医院就诊治疗。根据入院记录显示,华某就诊的病因为“记忆力减退1年,加重伴全身乏力1月”。经过初步检查,华某的家属为其办理了住院手续,以待进一步检查其身体疼痛的原因。


2月19日23时55分,华某同病房的病友告诉值班护士,华某不在病房里,也不在卫生间等常去的地方。接到反映后,医院组织医护人员在全院范围内寻找华某,同时打电话通知其家属。


2月20日0时30分,华某家属在医院1号楼池塘内发现华某。经抢救,华某于1时15分被宣告死亡。


家属

医院存在管理漏洞


华某的儿子华某某认为,母亲的死亡与医院方有很大关系,院方应承担相应责任。


“事发后,经过与医院的交涉,我们发现医院的管理制度存在很大漏洞。院方没有尽到合理管理池塘的义务,池塘周围没有护栏,而且在夜间照向池塘方向的路灯是坏的,无法看清池塘,这些都很容易造成危险后果。”华某某说。此外,发现母亲不见后,家属要求通过监控录像来寻找其行踪,可医院说监控出了问题,无法回放,这导致了其母亲被找到及施救的时间被拖延,也无法确定母亲溺亡的确切原因。


“医生也没有特别告知我们家属,病人需要陪床,在这方面,他们没有尽到告知义务。”华某某表示,从这些方面来看,医院管理漏洞可能产生的后果,都对母亲的死亡有一定责任。对此,华某某希望医院方能对母亲的死亡给出一个说法,同时要求根据人身损害赔偿的农村人口赔付标准,给予30万余元的赔偿。


院方

不属于医疗事故


该医院医患纠纷科负责人李某说,事发当日23时,医院值班护士去巡房并为华某测量了体温,约半小时后,华某自己从病房走出。得知华某不见后,医院立即启动内部机制,在全院范围内寻找华某。找到华某后,医生第一时间尽全力进行了抢救。


对于家属指出的院方责任,李某表示,该院监控设备2月14日就出现了日期混乱的问题,但由于监控设备是委托他方进行检修的,所以直到事发之日还未能得到修理。事情发生后,院方已召集维修工程师及设备厂商尽力恢复监控设备,以查明华某出走及溺亡的具体情况。


就家属指出的“未尽告知义务”的问题,李某表示,根据华某的入院诊断,在住院当日,医生便以口头和书面形式告知对家属,患者需要24小时陪护,对此家属也签字予以确认,因此不存在告知义务未尽的责任。


李某认为,华某的死亡与医院的医疗行为没有直接关系,不属于医疗事故,因此在法律上医院没有责任。但考虑到患者在医院住院治疗,双方存在一定的合同关系,所以从情理方面考虑,院方愿意给患者方一定的补偿。


“医院在赔偿金额上只有2万元的权限,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介入调解的案件,赔偿金额一般不超过10万元,但要在双方自愿调解的前提下进行。现在患者家属提出要30余万元的赔偿,我们无法实现。所以,无论我们与患者家属协商或是走法律程序,都还有待时日。”李某说。


律师

医院对患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


云南云誉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振圆表示,华某在医院住院治疗,双方存在医疗服务合同关系。作为专业的医疗机构,医院对就诊的患者负有安全保障的义务。


在该案中,医院对内部存在安全隐患的设施没有进行防护,同时,事发时医院的监控设备未能正常运行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寻找华某。因此,医院应承担部分赔偿责任。


此外,华某身患“记忆力减退,全身乏力”的病症,家属陪同其来医院就诊,就应对华某尽到足够的监护义务,且医院已向家属告知华某“需要进行24小时陪护”,而华某在理应由家属陪护的期间走失,其家属应对华某的死亡承担监护不力的责任。(本报记者 张蝉)


原标题:患者医院溺亡 责任如何划分 律师:医院应承担部分赔偿责任(来源:云南法制报)(封面图来源于网络)

责任编辑: